往事记忆 当前位置:主页 -> 往事记忆

聂家庄
http://nszp.cc   2013年10月9日

来源:尧山壁

  1968年初,“清理阶级队伍”进入高潮,学习班驱赶全体人员去栾城县聂家庄“接受再教育”。“南京到北京,小县数栾城”,小栾城有家大地主聂长藻,自明朝末年发家,延续到1947年土地改革时,拥有良田11000多亩,房屋870多间,骡马27头,大车31辆,马拉轿车11辆,其中聂长藻母子两辆专用“飞燕牌”轿车由槟榔精雕细刻而成。聂家庄三百户人家,聂长藻家占据全村面积三分之一。进去如同宫殿,院套院,门对门,人称“九弯十八巷,转向葫芦宅”。水磨青砖,高墙亮瓦,廊柱花窗,虽经土改、合作化,风韵犹存,气度不凡。聂长藻曾祖为道光国朝子监优贡,两个儿子双双中举,被誉为“一门三举”。大门外曾排列七座牌坊,至今还剩一座,上面有曾国藩亲笔题字“萱闱笃祜”。
  如今,聂家庄老宅已经变成阶级斗争展览馆,铺天盖地的标语口号,栉次鳞比的席棚,接待潮水般涌来的参观人群,天天过庙会一样热闹。长长的队伍,有的兴高采烈像来看戏,也有的表情严肃如同吊丧。被批斗对象站成一排,低头弯腰,接受汹涌人流的冲击。为首的聂长藻垂垂老矣,干枯的身躯几乎没了肉,只剩下一副衣裳架子,一声口号就能吹倒的样子。来一拨人亮一次相,每人身旁站着两个大汉,摁住头,各抓一只胳膊抬向后上方,做燕飞状,叫“坐喷气式飞机”。聂长藻的侄子聂小元“机身”最高,是沈阳空军飞行员,也坐了喷气式。造反派说,这种人开飞机,我们不放心,一翅子会飞到台湾,从部队揪回来批斗。工宣队对我们训话,来聂家庄就是照镜子,照照自己是不是聂长藻,聂小元,不老实就让老家贫下中农揪回去。
  展览室实物不多,主要是漫画连环画,极尽丑化夸张之能事,讲解员满嘴冷嘲热讽。我们这些人不是三岁孩童了,越是讲过了头越容易引起反听反看,一把斧子两面理,比如说聂长藻伪装,吝啬,就可能是谦和、俭朴;说小恩小惠,收买人心,就可能是同情穷人,乐善好施;说土改时分他家的浮财,害怕变天,没人敢要,就可能是群众发动不起来,没人要。1947年大局已定,解放军的天是晴朗的天,谁都明白,只能说明聂长藻人缘好,不是黄世仁、南霸天,是个开明地主。
  有些事情识字不多的农民中的造反派是不能理解的。比如说到土改中聂长藻交出元宝、锞子1590个,家俱800件,农具4502件,都尽兴发挥,明朝一个元宝80两白银,清朝50两,共合白银49000两,可以买小麦几百万斤,可以供全村吃多少年。可是对聂长藻交出的大量书籍字画只是轻描淡写,以“四旧”概括。其实它们的价值占到聂家全部资产的三分之二,有些还是稀世之宝。清代王闿之刻印的《湘绮楼全书》是四库全书的史部,18种243卷,据说乾隆皇帝用朱砂和夜明珠粉书写书名,夜间闪闪发光。还有刘墉的中堂,唐寅的画。这些书籍字画除了日本人、国民党十三支部队二七团掠夺,土改时还装了七十多辆大车,运往冀中十一分区所在地辛集,剩余部分文化革命时被红卫兵烧毁。
  聂家庄还有一户地主聂楣斋,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,曾是宣统小皇帝的老师。展品中有一张他和李鸿章的合影,背后站着三十五名陆军军官。省委书记刘子厚看到《陆军贵胄学堂同学录》一书,叮嘱有关人员保管好,研究历史可有重要价值。聂楣斋的儿子聂道义在北京工作,同聂小元一批被揪回村里,说傅仪、道义一个义子排辈,天字第一号大地主。
  被揪出示众的还有个聂老六,土改时定中农成分,文革时提拔为地主。理由是爱喝茶水,向往地主生活。有人揭露他批斗之后,回到家里还坐在灶炕里烧开水,没有茶叶抓把树叶也要喝。
  聂家庄是文化革命重灾区,后来我去过一次,发现人丁不旺。村里人说,文革中被揪斗一百二十多人,其中不少青年人找不到对象,差不多少了一代人。有些人为此出走,与聂家庄断绝了关系,出生地变成伤心地,从此故乡是他乡。


(阅览次数:2966次)  【  】 【告诉好友】 【关闭】   

你是第 位访客  地址:重庆市江北区建新北路一村111号 邮编:400020  电话:023-67517328   邮箱:yeguang315@163.com QQ群:196426576   后台管理 

本网站由 重庆立春文化艺术传播中心技术支持与管理    备案/许可证编号:渝ICP备110076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