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记忆 当前位置:主页 -> 往事记忆

聂家的婚嫁趣闻
http://nszp.cc   2013年4月24日

 
聂家的婚嫁趣闻
    对《聂家花园 百年春秋》一文的补充
    瞿泽方 聂崇彬
    原刊载于《上海滩》杂志 2001年 1月号

     
        《上海滩》杂志连载了“聂家花园 百年春秋”(以下简称“聂文”),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反响,本文仅就聂家前辈婚嫁方面的故事,补充一些“聂文”没有涉及的人与事。
        聂缉椝的父亲名聂尔康,号亦峰,咸丰癸丑(1853年)翰林。聂亦峰未做官时,原配夫人甘氏年纪很轻就去世了,媒人送来了一位张家小姐的庚帖,也就是平时所说的生辰八字。聂亦峰看了张小姐的庚帖觉得不满意,就请二哥聂有湘把庚帖退还张家。然而聂有湘会算命,他看了之后觉得张小姐的八字实在太好,于是想出了一个计策。他用红纸照式照样地把庚帖抄了一份,偷偷地夹在聂亦峰的一本书中。隔了很久,聂亦峰翻书时无意中见到这张庚帖。按照当时的习俗,若对女方不合意,三天后必须把庚帖退还女家。聂亦峰误以为没有把庚帖退还张家,觉得十分过意不去,于是就到张家下聘礼,与张小姐定了亲。
        张小姐极其能干,不裹小脚,有男子气概,嫁到聂家后,烧饭、缝纫、打扫等家务活样样自己动手。当时聂亦峰家境并不好,张氏夫人持家节俭,每日只买一文钱葱、二文钱酱拌面吃。由于张氏夫人把家政搞得井井有条,所以聂亦峰得以毫无后顾之忧,一心一意地读书。
        张氏夫人的确有“帮夫运”,嫁到聂家后有一天夜里做梦,梦见报子向人报喜,报条上写的是“聂泰四十名”。张氏夫人向丈夫说起这个梦,劝聂亦峰改名聂泰。第二年是大考之年,聂亦峰以聂泰的名字报考,果然中了第四十名进士,并钦点翰林。三年后散馆,在广东石城、新会、南海等地任知县,每到一个地方必定把养廉俸银捐出来办地方公益,如办牛痘局,设育婴堂,疏浚城河,修桥筑路,积谷备荒,奖励节孝,严禁土娼,捐购义地埋葬无主棺骸,访孥讼棍。凡地方应办之事,无不尽力为之。至于办械斗大案、保全多条人命的事,这里就不再赘述了。
        聂亦峰有四个儿子、五个女儿,都是张氏夫人所出。聂缉椝是第二个儿子,同治十一年(1872年)二月,聂缉椝准备到南京迎娶曾纪芬(当时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上),当从广东乘船抵达上海时,听到了曾国藩逝世的消息。婚事自然要暂缓了,聂缉椝先到南京吊奠,然后返回广东,没想到回家仅三天,父亲聂亦峰也病逝了,于是举家迁回湖南。聂缉椝与曾纪芬的婚礼是1875年农历九月廿四日在长沙举行的。
        聂缉椝与曾纪芬连生四个儿子,老五聂其德是第一个女孩,所以特别宝贝。当聂其德到婚嫁年龄时,聂缉椝以浙江巡抚开缺,全家搬回湖南。家里常有人来说媒,但都以条件不合被聂缉椝回绝。俞大维的父母和姑母都是为聂其德说媒的热心人。先是俞大维的父亲俞明颐有一位朋友刚由外国回国,在陆军部服务,既有前途,人品也好。俞明颐便来说媒,聂缉椝叫先拿张相片来看。不料看过之後,聂缉椝很不高兴,便拒绝了,原来那人正守父孝,还没到百日。但为了照相,就把胡子剃了,聂缉椝认为他不知礼,因此不满。
        俞大维的母亲曾广珊是聂其德的表姐(曾纪芬二哥曾纪鸿的女儿),因此聂其德常去俞家玩,俞大维的姑母见到聂其德就想替自己的小叔张其锽(字子武)说媒续弦(张其锽前妻潘夫人於1908年八月逝世)。张其锽虽任芷江县令,但家境并不好。曾广珊拖了很久未敢来提亲,没想到最终鼓起勇气来提亲时,聂缉椝听说是张其锽大喜,立即同意了这门亲事。原来聂缉椝对张其锽早有印象,聂缉椝的一位朋友来和他谈天,说“抚台要我去检阅全省军队。我发现只有三百人行,而且带兵的芷江县令张其锽,还是个文人。这三百人全是年轻力壮,而且武技、枪法都好。”聂缉椝听在心里。又一次,一个挑剃头担的来为聂缉椝理发,说起他到过芷江,也曾替知县理过发,张知县真是个好官,常常更深夜半听闻盗警,就亲自起来率兵捉土匪。抓到之後若有伤人命的,立刻上站笼,绝不讲人情。不到一年,芷江的土匪都逃到别处去了,有一次张知县夜晚抓土匪太劳累,天明回到衙门,他就昏倒在地上。聂缉椝听了自然更加赞许。定亲的消息传出,亲戚朋友,无不反对,纷纷向聂缉椝说张其锽无实官实产,而一人要负担三房的人口。但聂缉椝坚持不栘,声称要牺牲一个女儿,为国家培植一个人才。1910年农历正月十九日,聂其德和张其锽结婚,张其锽以考察新政为名,由芷江骑马经旱路走了九天到长沙,就以曾国藩祠堂作为新房。结婚前一晚,聂缉椝告诫女儿说:“我嫁你到张家,不是去享福,而是去受苦的。他家三房廿几口,都靠他一人维持,你不要得罪他家人,需要钱时尽管写信给我,你替他减少家里的负担,让他可以替国家多做些事。”聂缉椝还私下向人说:“我这个女儿一定能替我做到。”
        聂缉椝亦可谓“慧眼识快婿”。张其锽是广西桂林人,六岁开始读书,过目成诵,九岁时的书法已受其父辈们的赞赏。他十九岁时入广东广雅书院深造(广雅是清代著名学府,主持人均为当代大儒)。张其锽二十岁时父亲去世,家中一贫如洗,母亲和弟弟要靠他一人负担。他每日仅赖酸菜佐餐,常数月不知肉味。广雅书院经常举行考试,有一个为优胜者发奖金的制度。张其锽更奋发用功,每每靠名列前茅获得奖金来贴补家用。
        张其锽於清光绪三十年(1904年)考中进士,先後任湖南零陵、芷江知县,民国后任湖南後路巡防统领、湖南南武军军统、湖南军事厅厅长、约法会议议员、广西省长,讨贼联军总司令部秘书长等职,1927年6月30日於鄂豫交界之构林关,行军途中遭伏击中流弹身亡,享年仅五十一岁。张其锽是一位文武全才的传奇人物。他去世后有人写文章纪念他,标题是“文武全才张其锽先生”,副标题是“由进士出身到陆军上将”。1918年三月,吴佩孚率军南下,破长沙,下衡州,锐不可当。当时的湖南督军谭延闿与张其锽是同科进士,同出张百熙门下,私交甚好,于是函邀张其锽由广东赴永州。张其锽赶到时,谭延闿正与诸将领开会,准备退往岭南。张其锽坚持不可,请求自己带兵三百人坚守永州,同时在城外广设疑兵虚张声势。北军自入湘境,势如破竹,没想到在永州受阻,以为伏有重兵,于是停止前进,两军对峙了一个多月。张其锽同时写信给吴佩孚,反复陈说利害,强调和平之重要。吴佩孚也久闻张其锽的名声,见信感服,于是邀请张其锽去会谈。张其锽只带了两人前去,与吴佩孚一见如故,结为异姓兄弟。两军各自后退,湘西百姓得免兵祸,全靠张其锽的功劳。和议既成,张其锽将所带之兵交还,只身东下,离开之日列队相送者达数万人。
       张其锽的学问极其渊博,研究易经最有心得,诸子百家无不深入研究,还出版过一本研究墨子、庄子的专著《墨经通解》。而最令人称奇的是他精于算命及奇门遁甲之术,这些都是他自己看书研究出来的。他在谭延闿军中时,每次用射覆占卜战况,由谭延闿在每课后面批灵验与否,后来出了一本《谭张墨迹》。张其锽曾替聂缉椝算过命,说恐怕过不了五十七岁,但不能让岳父知道,只是劝他留须。聂缉椝依言留须,但结果仍在五十七岁时逝世。
        张其锽在广西省长任上时,有三个关系密切的同僚认为自己是受新式教育的,素来不信看相、算命、卜卦等,因而在闲聊中常与张其锽争论。有一天,他们要考一下张其锽,拿一盒火柴,抽去放火柴的小盒子,仅将空火柴盒外套,层层用报纸包起,再用白桌布包成一个一尺见方的包裹,拿到张其锽房间内请他推算里面是什么东西。张其锽静坐片刻,翻开一本卜算书,再用几枚旧铜钱在双手合掌中摇滚几次,经过仔细地计算和思考后,即提笔直书:
        火融融,木片产山中。火融融,五彩画纸中。
        火融融,两面在通风。火融融,中间是空空。
        三个同僚大为惊奇,问他是如何算出来的。虽然张其锽根据学理加以解释,但这三个人对此素无研究,终于无法理解。还有一次在宴会上,一位朋友屈指握拳,请张其锽推算掌中所藏何物。张其锽就席中取牙签数根,在桌上加以摆弄,然后推断说:“此物非木非石,其形圆而长,中空,如非枪弹壳子,即为纸捻筒子。”朋友伸出手来,手中果然是水烟壶的纸捻筒,举座皆为之称奇。
         聂缉椝共有四个女儿,五姐聂其德在1910年正月与张其锽结婚时已经25岁了。过了一个月,十九岁的八妹聂其纯也出嫁了。夫君卓宣谋是福建闽侯人,公公卓孝复当时任杭州知府,这件婚事的媒人则是俞大维的舅舅曾广钟。卓宣谋是在二月份到长沙来就婚的,他们的二儿子卓还来后来成为受国人景仰与缅怀的抗日烈士,其事迹可歌可泣。同年十二月,年方十七岁的九妹聂其璞,也在长沙与瞿鸿禨的儿子瞿宣颖(字兑之)举行婚礼。聂缉椝的母亲张太夫人一直关心孙女的婚事,凡有人来提亲她都要打听男方的家境。聂其德与张其锽订亲时,张太夫人虽然知道张家不宽裕,但听说张其锽是进士出身,她极看重这一点,因此同意了这门亲事。现在张太夫人亲眼见到了三个孙女在一年之内出嫁,她甚感欣慰,一件大心事终于放下了。在聂其璞结婚的一个月后,张太夫人就与世长辞了,享年八十三岁。
           1934年(左右)崇德老人北游,与聂其纯、聂其璞等合影于北京。
        前排左起:卓贶来、瞿强立、瞿宣颖、聂其璞、(左五待定)、聂其纯、卓宣谋、卓牟来、瞿昭
           后排左起:瞿恩宝、张心漪、张心澹、卓湘来、瞿超南
        关于聂其璞与瞿家订亲,几份资料都记载“祖母张太夫人实主其事”。张太夫人一直想与瞿家联姻。早在七年前,瞿鸿禨刚任军机大臣不久,当时聂缉椝任安徽巡抚,张太夫人就想把聂其德嫁给瞿家,瞿家也曾派了一个人来相亲。不巧的是,聂其德因病而腿肿得厉害,无法行走,要靠人背扶才能下楼来与相亲的人见面。来人见此情况当然不会满意,亲事也就没有结果了。过了一段时期,瞿、聂两家联姻的事又被提起,这一次瞿家说定了曾纪芬的“满女”聂其璞,男方瞿宣颖也是瞿家最小的儿子,文章、学问、书法、绘画样样都好,除了自己著书立说外,连襟张其锽的两部著作《墨经通解》和《独志堂丛稿》也都是由他编订校印的。在瞿、聂成婚的前不久,瞿鸿禨已开缺回到长沙,张太夫人为孙女的婚礼筹备还特地去瞿家探望瞿鸿禨,要求瞿家婚礼不可华靡。张太夫人从小生活在北方,见到能说北方话的瞿鸿禨甚感投缘,从婚礼的筹备谈到社会的流弊,从风土人情谈到早年在北方的生活经历。瞿鸿禨对这次长谈也留有深刻印象,不久张太夫人去世,瞿鸿禨特意为她撰写了墓志铭。
        三个姐姐出嫁时,最小的妹妹聂其璧尚且年幼,到了1923年五月,聂其璧23岁时在上海与我国著名的科学家周仁先生结婚。当初介绍人本来要为周仁介绍聂缉椝二儿子聂其昌的长女聂光昭。聂光昭出生于1897年,比姑姑聂其璧还大四岁。周仁是读书人,听说聂家非常阔绰,害怕阔小姐讲求虚荣,因此向介绍人婉言推辞了。后来聂光昭另经人介绍与广东番禺人曹铭先结婚了。曹铭先是留美工学硕士,当时在南阳公学(交通大学的前身)教书,与周仁为同事。周仁在曹家见到聂光昭,觉得聂家小姐朴实无华,又托人到聂家说媒。曾纪芬听了聂其杰介绍的关于周仁的情况,觉得满意,就说请周仁来家吃饭。聂其璧平时最聪明活泼,打扮最时髦,受的也是西方教育,与三个姐姐性格完全不同。她的胆子又大,骑马开车无所不能。三十年代曾独自一个人游历欧美,参观好莱坞时与多名大明星合影,这是后话暂且不表。聂其璧为庶母章淑人所生,曾纪芬因她六岁即丧母,特别怜爱,她对曾纪芬也很孝顺,如同亲生的一样。那天周仁来吃饭,聂其璧忽然一改平时的打扮,只穿一件白绒线衣和蓝裙子,不施胭脂,周仁一见大为满意,很快就约定婚嫁。因为是举行西式婚礼,聂家请了宋美龄作女方傧相,这在《聂文》中已有详细介绍。在那张婚礼照片中,聂其璧的右手边是宋美龄,站在周仁左手边的就是曹铭先。
        聂缉椝的女婿个个出众,儿媳们也都贤惠温雅,但要说到秀外慧中,兰心蕙质,小儿子聂其焌的媳妇颜宝航可说是其中的佼佼者。这一段婚姻也留有一件趣事。
    聂其焌与颜宝航订婚留念
     
        颜宝航是浙江藩司颜筱夏的长孙女,从小跟随私塾老师,四书五经、吟诗作画、针线刺绣,无不精晓。然而,当初颜家并没有来聂家提亲,而是周家为周大小姐提亲。这位周大小姐是江南首富、大盐商周扶九的孙女。周大小姐的母亲和颜宝航的母亲是亲姐妹。当时已到二十年代,聂家也已比较新派,不再满足八字庚帖,要求看到周大小姐的照片。事有天意,这位周大小姐竟然出于一时害羞,拖着表妹颜宝航一同合影。照片送到聂家,谁知聂家少爷一看,决心立定,指着照片上的颜小姐说:“要么不娶,要娶就娶这位小姐!”一指定终身,从此就开始了一段美好的姻缘。颜宝航的外祖父梅启照与聂亦峰同是咸丰年间的翰林,两家原是世交,因此双方家长对这桩婚姻也很满意。颜宝航虽然是聂家最小的媳妇,但在待人接物上处处显示出名家闺秀的风范。她恭敬婆婆,伺奉丈夫,善待下人,与妯娌和睦相处,深得崇德老人的喜爱。直到她在1999年以92岁的高龄仙逝,一直受到聂家各房小辈的敬重。

(阅览次数:3146次)  【  】 【告诉好友】 【关闭】   

你是第 位访客  地址:重庆市江北区建新北路一村111号 邮编:400020  电话:023-67517328   邮箱:yeguang315@163.com QQ群:196426576   后台管理 

本网站由 重庆立春文化艺术传播中心技术支持与管理    备案/许可证编号:渝ICP备11007614号